电梯维修工的一席谈

  电梯坏了,大楼里住着的百来号人顿时乱了方寸。老人、小孩儿叫苦不迭,主妇、上班族怨声载道。终于,唤来了电梯维修工。师徒俩忙乎了半天,电梯才修好。人们再次获取“上上下下的享受”,大家笑逐颜开,连声称好。
        那位40来岁的师傅在我门口小坐。我为他沏了杯普洱茶,他边抽烟边和我神聊。当他知道我是教语文的时候,似乎碰到知己,话匣子随即打开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我原本在安徽芜湖一所省重点上学。高考仅差一分,没被录取,就到上海来谋生,做了十几年的新上海人。”他扔掉烟蒂,说,“我成绩不差,特别是文科。作文还让老师当范文读给大家听。”说到这儿,他有点沾沾自喜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四年前,儿子也来上海了。好不容易进了一所重点小学读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安心了。”我插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哪里?烦心的事多着呢!不说别的,就说语文吧!”他吸了口烟,说,“孩子读四年级了,写的字歪歪扭扭,读起书来磕磕绊绊。300来字的作文,表达不清楚不说,还错别字连篇。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教的。”说到这儿,他有点无奈。
 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你讲的有些偏颇。老师也是在认认真真地教,他们很辛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辛苦?我不否认。干哪一行的不辛苦?关键是要教会学生,教好学生。就像我们修电梯的,忙乎了半天,电梯还是卡在那儿,不能上上下下地跑,你们满意?电梯经常坏,让你们不时找我修,你们高兴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点点头,认同他说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语文课,老师就是要教会孩子读书,写字,说话和写话,这是最根本的。整天做题目,整天不读书,能学好语文?”他接着说,“有一天,儿子订正作业。他填的是’(漆黑)的天空’;’(光秃秃)的草地’。老师算这都错。我认为这可以呀!孩子说,应该填’(蔚蓝)的天空’,’(绿油油)的草地’。因为书上是这么写的。天哪!还有标准答案?”他又问我,“还有更离奇的题目,至今我还想不出来,您老人家会吗?’(       )的阴凉’。”他期待我给出答案。我思忖良久,摇摇头,也不会。
        他继续说:“我真想去看看老师是怎么教的。’家长开放日’,我终于走进课堂听了一节课。老师像演戏一般的说话,极不自然。课堂里热闹非凡,学生又是看幻灯,又是做游戏,却很少读书,写字的,孩子们发言似乎很踊跃。我的小孩却一言不发,也不举手。回家后我问他,他说,就算我举手了,老师也不会叫我!因为谁回答什么,事先就布置了。”说到这儿,他激动了,“这不是在坑孩子吗?”我无语,却在思索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接着说:“更不可思议的是,老师批改作文极其草率。打个勾,写个日期,批个成绩完事了!如此教,孩子会作文?这样教书我也会!”
        说着,他背起工具袋起身告辞。在等候电梯的当儿,他说:“老先生!其实,维修电梯和教育孩子是一个理儿。电梯需要维修,孩子精于培育。是吧?”此时,电梯门洞开,他跨了进去。电梯里,他对我摆摆手:“我是粗人,说得不对,别见笑。”顿了顿,又说,“您的普洱茶好喝,醇香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电梯需要维修,孩子精于培育!”一个电梯维修工的心声。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