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点睛”与“添足”

     有这么一个传说,梁代张僧繇(you)在金陵安乐寺壁上画了四条龙。龙画好了,他故意不给龙点上眼睛,说什么如果我给龙点了眼睛,龙就会腾云驾雾地飞走的。听到此话的人都以为他在说大话,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。此时有人执意要张僧繇给龙点上眼睛。当张僧繇刚给两条龙点上眼睛,刹那间,电闪雷鸣,两条龙真的乘着云雾上了天,墙上只剩下那两条没有点上眼睛的龙。
        后人借这个传说来说明文章在关键地方的加上一两句重要的话,文章的内容则更为生动,表达的意义更为深刻。
        当代作家冯骥才写过一篇叫《挑山工》的文章,讴歌挑山工那种“认准目标、脚踏实地、勇往直前”的精神。文章记叙清晰,文笔清新,寓意深刻,特别是结尾尤为精彩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从泰山回来,我画了一幅画――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,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被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,他一步一步向上登攀。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,多年来不曾换掉,因为我需要它。”
        显然,这里的“它”指的是挑山工的那种可贵的精神。这点睛之笔,升华了文章的主题,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与效果。
        又如,有一位同学写了一篇题为《妈妈笑了》的作文。小作者不落俗套,另辟蹊径,记叙了让妈妈高兴的三件事:
        1、我克服了胆怯的缺点,独个儿睡觉,妈妈回来见了,高兴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2、我把省下来的零花钱捐献给“希望工程”,妈妈知道了,满意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3、奶奶的腰病又犯了,我为奶奶捶背,这情景正好让妈妈撞见了,她情不自禁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应该说,这三个材料都是围绕着一个中心的,反映了妈妈为我的点滴进步而高兴。走笔到此,也未尝不可,然而,小作者不满足于此,在文章结尾的时候,又加了下面的一段话:
        “妈妈的三次笑,说明了她为我的进步而感到由衷的高兴;妈妈的三次笑,表达了她对我深深的爱意;妈妈的三次笑,寄托着她对我殷切的期望”。
        显然,这些话起到了使文章升华的主题,是“点晴”之笔。
        “点晴”之笔要精练优美,要耐人寻味,要恰到好处。“准确”是十分重要的。如果点“歪”了,会弄巧成拙,不但“龙”飞不起来,还会使这条“龙”更加难看。
         说了“点晴”,再讲讲“添足”的事儿。
        楚国有个人,祭祀后赏给手下的人一大杯酒。大家商量,几个人喝这点酒不够,决定在地上画蛇,谁先画好谁喝酒。其中一个人画好了,他看到别人还在画,就一面拿酒一面再给蛇画上脚。这时,另一个人画好了,把酒抢了过去,说:“蛇本来没有脚,你怎么能给它上画脚?”说完,把酒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  后人借这个“画蛇添足”的故事,来告诫人们写文章切勿刻意求工,结果丧失了自然。我们同学在用词、写句、谋篇的时候,往往会犯这样的毛病。
        比如,我们常看到这样的句子:
        “大约四点钟左右,我们回到了学校”。既然讲了“大约”,再用“左右”,大可不必。删去其中一个,意思反而清楚明白。
        用词重复,会影响意思的正确表达。如果语句啰嗦,也会使文章不简练。在写《记一个关心我的人》的作文时,有的同学喜欢绕着圈子说话:
        “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许多人都在关心着我。有学校里的老师、同学、还有家里的爸爸、妈妈。要问谁最关心我,那不用说了,当然是妈妈喽。那,妈妈是怎样关心我呢?请你耐着性子听我说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这一节话里边只需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可以了:
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家里,数妈妈最关心我。”既简洁又明了,省下了笔墨,尽可以多举一些妈妈关心“我”的事例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又如。一个同学在写《我》这个作文题的文章时,写了这么一段令人费解话:
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,一个少年正在飞奔,他长得不高不矮,不胖也不瘦,那绿色的运动服穿在他身上,显得格外有精神。噢,也许你会问,他是谁呢?猜一猜吧,对了,一点儿也没错,那就是我――一个五年级的小男孩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一节话纯属多余,弃之毫不可惜。语言要简练明白,意想要表达清楚,多余的话一概删去。
        要“画龙点睛”,不要“画蛇添足”。要做到这么一点,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努力:
        一、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水平,加深对所叙述的事物的理解。
        二、不断积累语言,努力提高自己的语言修养。
        不信,你不妨一试。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